0

陈建福和他的3000余张地契

  陈建福和他的3000余张地契
  时下,随着我市人们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,收藏成了一种潮流。听过有人收藏古瓷器,玉器,也听过有人收藏“红色”之物,但你听过有人收藏地契吗?在抚州就有这么一个人,他是谁?东华理工教工,现年59岁的陈建福。
  日前,晚报特约通讯员来到他的工作室一探究竟,在这间不大的工作室内,只见地面上、书橱顶上,都静静地躺着一摞摞旧地契。随着陈建福的讲述,晚报特约通讯员得知他与众不同的收藏经历,同时感受到他对地契的深深情结……
  2000年的一天,陈建福在市区文昌桥头的古玩市场闲逛时,几张古旧的地契令他眼前一亮:原来这是清代中后期的地契,其书法之精美,印章之独特,还有薄而韧的纸张,谁说没有收藏价值?于是,陈建福立即花了几百元钱将这些地契买下。此后,他便走上了地契收藏之路。
  为了收藏地契,陈建福经常委托在外地从事古董文物生意的人代他购买,即使再贵,即使家人不理解,他也心甘情愿。16年来,陈建福节衣缩食,耗资数十万元收购各类地契3000余张。
  陈建福介绍,地契,是民间时期在土地买卖、兑换、租佃当中普遍流行使用的一种文书凭证。古时的地契,分为“白契”和“红契”。买卖双方未经官府验证而订立的契据,叫做草契或白契。立契后,向官府交税的叫税契。官府办理过户过税手续后,在白契上粘贴由官方排版统一印刷的契尾,加盖州县官印就成了官契或红契。在他所收藏的众多地契中,官契居绝大多数,白契很少;清朝、民国的居多,解放初期的居少。地契类型分为官契纸、契尾与白契、地契与土地证等。
  对于近期不少人将清朝地契视为土地证的说法,陈建福并不认可。通过查阅有关资料,陈建福发现地契和土地证在形式内容上有相似之处,如明确宣示土地的所有人以及土地所在位置、面积,但二者实际上有很大的差异。土地证是颁发给土地所有人的所有权证明,而地契既可能是证明土地所有权属,也证明交易内容及过程,不可等同。
  陈建福说,每一张地契的后面都是有故事的。
  在市档案局展厅的20号展品,是一张民国三十一年的地契。此地契为南城县旴南镇第一保下东门李彭氏所有,其出卖砖墙的原因是:“今因今春该店屋本年本城失陷,被敌全部焚毁,无力盖造,兼之先姑,翁及夫家弃世,治丧负有债款,只有托中说合,一并尽行绝卖于人。”
  据文献记载,1941年日寇开始侵犯南城,当年日寇飞机曾两次轰炸南城。一次是3月3日,出动飞机27批次分三批轰炸南城县城,炸死炸伤1000余人,炸毁房屋400幢。11月14日,9架日机再次轰炸南城县城,几百户店铺民宅悉数被烧光。1942年3月,日机多次骚扰;4月28日,日机入城低空扫射,接着炮轰,大批日军攻入县城,南城失陷。
  陈建福收藏的3000余张地契藏品中,早至明朝天启,晚到建国初期,时间跨度达300余年,这些地契真实反映了我国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土地所有权制度、土地权属变更及土地的管理制度,同时也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、经济、政治、文化发展状况。这对于研究我国历代的土地政策、土地管理制度、农村经济发展、风土民情、乡绅文化,以及中国传统的契约精神等都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,起到了文献性的作用。
  前段时间,东华理工大学档案馆与抚州市档案局、抚州市国土局联合举办“抚州记忆——品鉴抚州历代土地契约档案”展览,展出的藏品全由陈建福提供。
  陈建福说:“我要在东华理工大学建个人地契博物馆,将自己收藏的地契放入市文昌里博物馆,以供人们观瞻。”

  

大发888娱乐城df888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